Refrain

 

    防雷線

腐向

→虐向,HE

→CP 凜遙(Free!)

OOC可能

 

 

日本的冬季,刺骨的冷風拂過臉頰,冷的令人發顫。

 

「吶,遙就像雪一樣呢,明明觸碰到了,卻又馬上消失,好像剛剛短暫的觸碰都不復存在那樣。」平淡的語氣好像在說「今天的天氣真好」一樣事不關己。

 

———我們倆的邂逅,是不是個錯誤?

 

而被稱作遙的少年不發一語,只是一如既往聽著凜說話。

 

———你我間的牽繫,是否,不曾改變?

 

「所以,要怎麼樣才能真正擁有你。」下一秒,他抱住了遙,力道像是傾盡一生所有力氣那樣。

 

———啊,請別消失,哪怕只是幻覺。

 

一生無法追上,碰觸到了卻宛如若即若離,總是用毫無情感的聲線說話,像陶瓷娃娃一般易碎,這樣的人,要如何擁有?

 

———你的聲音,我聽不見、我聽不見。

 

究竟有什麼方式,可以只讓你注視我,

究竟有什麼方式,能將你禁臠在我的身旁,

究竟有什麼方式……。

 

———唯有纏綿不絕的思念。

 

「……凜,你在哭嗎?」一貫平常的語氣,說著看透一切的話語。

 

———眼底殘存的,往昔的笑顏。

   如同盛開在角落的,鮮花一朵。

   別枯萎啊,我已用淚水,將你澆灌。

 

「凜,現在不就碰觸到我了嗎?」

 

———將我緊緊擁抱,如同當初那天。

 

「凜,就算過去的四年是空白的,現在我不是在這裡嗎?」

 

———我在這裡,將你深深思念。

 

「凜……好麻煩。」

 

———我的呼喚,你是否聽見。

 

遙湊進了凜的耳朵,輕聲的說了一句話,小聲的只有兩人聽的見。

 

———「凜,我愛你,現在是,以後也是,我和真琴,只是朋友。」

 

仍是維持擁抱的姿勢,體溫互相渲染,彷彿要融為一體那樣。

 

「別在離開我了。」

 

———阿,多想與你相見,哪怕是最後一回。

 

———多想見你一面。

 

———倘若願望能夠實現,就讓我見你一面。

 

「嗯。」

 

——Fin.

 

宮野真守 Refrain

這首歌好帶感QAQ

又是凜(CV.宮野真守)唱的

所以就 你懂得(尻杯#

*日前已在FB以PO文方式發表過

創作者介紹

虚栄心の非常口

原鬱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